•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

勞工組織者的精神健康:由「我」轉向「我們」;由「現在」轉向「未來」

已更新:7月 29

陳家偉先生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主任



一般基督徒了解末世論是講及世界末日。在那日,上主對惡人可佈的審判及對好人的榮耀祝福。但是,神學家對末世論的了解卻是另一回事。末世論強調「終末時刻」 (Eschaton) 。 “Eschaton” 這字是指個人或群體面對上主的呼召、審判及拯救時,人或群體如何回應上主。這不是關心那未來的末日,而是關心此時此刻的「我」如何面對上主。


但自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終末論有一範式的轉變。終末論又從此時此刻「回到『未來』」。它講及上主的國度如何引導我們現在的生活。過去,我們的目光聚焦在我們的現在,如何達致我們的未來,但現在,卻是對未來天國的盼望,如何引導我們的現在邁向未來,如何朝著天國全面的展現而進發。


事實上,這兩種末世論的看法,表達出勞工運動兩種截然不同的策略及生活方式,而這又跟勞工組織者的精神健康有著密切關係。


去年夏天,我聽到內地一位年青勞工組織者患上憂鬱症。同工的機構立即請了一位精神健康導師,為機構所有同工提供精健康的培訓。在過去三年,基督教工業委員會在香港及內地一直推動精神健康的工作。我們確信精神健康是人整全健康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沒有精神健康,就沒有全人健康。


為何這年青同工會患上憂鬱症?內地機構同工分享其中一個原因,可能因為在疫情期間,醫院探訪做不到,活動也沒法進行。大家都不知可做什麼。同工更說,即使政府政治管控那麼嚴,他們還可以做些工作,但疫情卻令他們工作差不多全面停頓。過去同工們覺得自己工作十分有意義,即使面對政治困難,仍滿有幹勁,但疫情卻叫他們不知如何是好,沒有工作,失去意義。每天好像只是浪費時間。最後,整個團隊一人離去,一人患上憂鬱症。政治困難沒有打倒他們,但疫情卻將他們擊倒。當然政治困難仍是令很多內地團體受到限制。在今天,內地及香港的勞工組織者面對嚴峻的政治壓制,不少人被迫放緩,甚至停止他們的工作。


在嚴峻的政治環境,在疫情仍然困難的時候,「我可以做什麼?」是今天香港及內地勞工團體的組織者常問的問題。這個問題是應該問的。但這問題強調的是「我」,「『我』可以做什麼?」、「『我』如何可以改變現時情況?」這些問題也強調「此時此刻」的問題,是「現在」的事。這些問題背後令人憂慮的是,如果「我」今天不能做任何事情,那未來不就是沒有改變嗎?這樣的想法是舊的末世觀念。


今天不做事,明天就沒有事情發生。這當然不真,世界還在轉動,但這問題反映在此時此刻,我們如何看待自己。我們習慣以做到什麼,成就什麼來看自己。這是我們今天常向捐款者的報告內容。我們會寫我們做了很多事,有改變多少。這一切都在說明我們的工作有多重要,我們組織的存在有多重要。


沒有了這些,我們好像什麼都沒有。這當然不真。但在我們心深處,我們卻是相信這種說法。在這種壓力,就算沒有政治打壓或疫情,我們的精神狀態也會十分緊張,隨時會出事。政治打壓或疫情只是將情況加劇而已。


新的末世觀念將我們的注意由「我」轉向勞工運動的遠大景像。這是我們参與勞工運動的夢想。我們參與勞工運動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這夢想,就是工人的全面解放。


這樣的夢想提醒我們,這夢想遠遠比我們偉大,比我們的勞工組織偉大,比我們整個團隊偉大,甚至比我們的捐款者偉大。沒有一個勞工團體可以單獨完成這夢想及使命。我們都需要夥伴。這裡的核心不再是「我」,而是「別人」。我們需要別人的幫助。他們可能不是我們的團隊,可能不在勞工界內,也可能不在教會內,但我們都可以跟他們合作。而且,只要我們願意尋找,我們會發現,他們其實離我們不遠,是我們可以找到的。


在工委會有關職業病的工作中,我們常要跟不同的人合作。我們需要律師處理職業病的訴訟;我們需要醫護人員幫助職業病者的醫療及康復;我們需要化學專家幫助我們預防工人化學品中毒;我們也需要結構工程的專家了解違章建築物的安全問題。因為工人的福祉,我們需要不同人的協助,所以我們必須將網絡擴大,並慢慢織造我們的網絡。在政治困難及疫情的今天,我們首要需要做的是跟不同界別及社群建立網絡。這些工作,不容易,但重要;不容易量度及在工作報告中交待,但對於我們的工作是十分關鍵,是幫助我們邁向那偉大的夢想。


新的末世觀念強調天國的理想主導我們今天的生命,如何從今天的生活逐步邁向天國全面的展現。這對勞工運動也是如此。工人全面的解放成為我們勞工運動的遠象,引導我們今天如何為這夢想實現而努力。我們不再聚焦在「我」身上,而是「我們」,是「我們」如何一起為偉大夢想的實現而一齊努力。最後,我們發現群體及團結是防止及醫治精神困擾的最佳良藥,因為在群體中,你發現你不需要,也不會是獨自承擔一切責任。你一個人沒法獨自完成那偉大夢想,你需要夥伴。那我們要問的不再是「我可以做什麼?」,而是「我們一起可以成就什麼?」。


我衷心期望在勞工運動的朋友們,能夠成為擁有偉大夢想及美好網絡的勞工組織者。上主昔日為以利亞預備夥伴,我也深信今天我們身邊會有夥伴的。在這困難的時期,我們不需獨自承擔一切,而是我們可以共同合作,彼此扶持,繼續為勞工全面的解放這夢想而齊心努力。

96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