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

foodpanda工潮之後......

陳家偉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主任



foodpanda的工潮已過了差不多一個月了。送餐服務是全球急速發展的新產業,因此,可以想像的是,類似的工潮還會繼續。事實上,今次工潮帶給我們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


1.國安法下的工潮


今次的工潮深受香港及國際媒體的關注。從現場觀察,30-40記者在場等待守候,而警方更動員超過以百計的警察在界備。這次工潮是自國安法,職工盟解散後第一個工潮,規模雖然不大,亦沒有上街,但傳媒關注程度郤出乎意料之外。


職工盟解散對香港勞工運動來說,深受打擊,但勞工的問題不會停止。送餐服務更是新興行業,吸引少數族裔及年青人參加,因為學歷及其他要求不高,參加離開都容易,但當中的勞資關係糢糊不清,美其名是「自僱」,是「自由身」,卻處處受餐飲平台控制。由於送餐服務競爭越來越激烈,餐飲平台不斷削減工資,做成今次的工潮。


工潮雖然過了,但有關的勞資關係本質並沒有改變,因此,有關的勞資矛盾是會隨時爆發。國安法後,本地工會深受打擊,勞工團體也靜了下來。但勞資關係卻仍然可以十分緊張。一旦工潮爆發,政府、工會/勞工團體、工人及企業的關係就會重新定位。政府指控工會/勞工團體煽動工人,但工會過去不也是扮演了溝通政府、企業及工人的橋樑嗎?工會有責任維護勞工權益,這是工會的天職,當中就必然挑戰政府。今天工會被打壓,政府有能力直接面對企業及工人嗎?坦白說,今天的特區政府沒有這樣的能力,也沒有這樣的人才。


2.國際運動的要求


在送餐服務中,foodpanda 及 deliveroo 兩間餐飲平台,壟斷了香港95%的市場。這兩間都是跨國企業。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 (工委會) 和工人跟兩間公司談判時,香港的負責人都不約而同地說,這是總公司的決定,要請示總公司。言下之意,處理香港餐飲平台的勞資關係,不只是香港的事情,而是國際的事情,是要改變跨國企業整體體制的問題。這就涉及國際勞工運動的事情,遠比一個地方工潮來得複雜。


工委會對過去製造業的全球生產鏈 (global supply chain) 的國際運動是有些經驗,但餐飲平台,跟全球生產鏈運動很不同,但本質仍是國際資本主導整個產業及有關的勞資關係。這是一個全新的國際運動,國際工會也十分關注國際餐飲平台在不同地方具體的情況。然而,這又回到國安法的問題。要處理這一切勞資關係不可能不跟國際社會不同界別聯絡,也需要國際運動的支援,這會否踏進國安法的紅線,這是誰都說不清楚的事情。但是,勞工問題郤是清楚放在我們面前。


3.種族共融還是種族衝突?


今次foodpanda 的工潮,跟兩年前的deliveroo 工潮一樣,都是由少數族裔發起。少數族裔在香港的就業一直處於弱勢的情況,只能找一些體力勞動的工作。在送餐服務中,少數族裔跟香港華人不同,少數族裔很多都在這行業工作多年,而華人不少是兼職或只看為臨時工作。當單價的工資被削減時,實則華人都有很大的不滿,但不少人看這只是過渡性工作,但少數族裔的工人,認定自己在這行業為長期工作。工資的變動,就會十分緊張。


兩次的工潮都是由少數族裔發起,華人表面很少參與。但今次foodpanda 工潮,工人發起拒接餐單運動,其實有很多華人參與,才可以令foodpanda 那麽快跟工人談判。在送餐服務中,少數族裔及華人是有不同關注,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合作空間,這也是推動香港種族共融的契機,這需要工會及勞工團體的努力,政府似乎在此還未準備。


4.宗教合作的新方向


送餐服務既是推動香港種族共融的機會,也是推動宗教合作的機會。種族共融及宗教合作一樣,很多時不能只在某些討論會可以達到,更多是在具體的事情中,慢慢地發生及孕育。送餐服務涉及大量的少數族裔人士,主要是巴基斯坦、印度及少數尼泊爾族群。他們都有不同的宗教信仰。


現時關注送餐服務的勞工團體中,有基督教工業委員會及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教會定期和不同宗教有對話交流,或許少數族裔的勞工權益可以成為大家共同關注的事情,也可將宗教合作,由對話而具體變成行動的合作。教會的兩個勞工團體早已在此工作,為教會和其他宗教合作打下基礎。


46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