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

在難關變局中尋找烏托邦開端

更新日期:2020年11月24日

湯泳詩博士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會總幹事


《禮記·禮運》記載:「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這種大同的理想社會,彷彿跟身處2020年香港的我們,有著遙不可及、天南地北的距離。

瘟疫蔓延,經濟失軌,各行各業打工仔都叫苦連天。這年以來,在陰霾下掙扎生活的你我,會否因為不幸太多,以致麻木不見哀歌,受苦者已被約化為新聞數字呢?今天新聞報導疫症數字,其中一位是Foodpanda外賣員。這位外賣員在染病後一直如常工作14天,直至家中被感染的丈夫病危須送院救治,才揭發一家五口先後感染。在零工經濟(Gig Economy)僱傭模式下,外賣員以自僱形式工作,沒有勞工法例保障,既沒有有薪病假,亦沒有工傷賠償。外賣員收入卑微,生活經濟壓力蓋過了自身與家人安危,生病不敢看醫生,擔失去工作和收入,家人病重失救殘酷悲劇發生。

廿一世紀大崩壞就在跟前,困苦連天,難關難免。在時代變局中,我們需要為新局面開啟新可能,就如法國哲學家沙特(Jean-Paul Sartre)所言,我們已不能以舊日因循慣性模式回應新世代,唯有去掉實踐惰性(practio-inert),才能瞥見新局開端。在面臨嚴峻局面之時,個人與社群層面而言,不少人提出各色各樣的自救自助與同行互救計劃。在社會應急保障而言,各國已提出各項方案。除了香港向每名年滿18歲香港永久性居民發放1萬元計劃外;日本亦向所有國民發放日幣10萬元、全額支付員工5名以內的服務業、20名以內的製造業等小型企業勞工薪資,其他企業員工至少可獲60%薪金,政府負擔90%,企業負擔10%;新加坡亦向所有年滿21歲的國民派發新幣600元、所有在職員工薪資的首新幣4600元一律獲政府補貼75%;英國為企業支付員工80%薪酬,上限為英鎊2500元;美國則向每位年收入低於美金7.5萬元的國民派發美金1200元、失業補助每周原為444美元,現失業者可申領每周600美元額外補助;西班牙的失業者可申請440歐元補助金,亦正規化實施「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 UBI)。

企業倒閉與失業浪潮將無可避免直捲全球,對於香港未來的想像,或許我們可以在難關變局中參考英國思想家摩爾(Thomas More)的經典名著《烏托邦》(Utopia),摩爾認為讓所有人皆享有基本生活所需是徹底根治各種社會弊病之端,此書更被公認為歷史上最早有關「全民基本收入」之記載。根據基本收入全球網絡(Basic Income Earth Network,BIEN)的定義,「全民基本收入」 即為定期定額的現金給付,以個人而非家庭為對象,無需審查資產,亦不強制工作,無條件發放給所有合法居民。帕雷斯(Philippe Van Parijs)與范德波特(Yannick Vanderborght)出版的《基本收入:建設自由社會與健全經濟的基進方案》(Basic Income:A Radical Proposal for a Free Society and a Sane Economy)亦就「全民基本收入」方案的歷史、優點、缺點、疑點、經濟與倫理考量,以及其與社會福利制度之分別作詳細闡述。

根據《世界人權宣言》第25條:「人人有權享受其本人及其家屬康樂所需之生活程度,舉凡衣、食、住、醫藥及必要之社會服務均包括在內;且於失業、患病、殘廢、寡居、衰老或因不可抗力之事故致有他種喪失生活能力之情形時,有權享受保障。」,以及《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11條:「本公約締約各國承認人人有權為他自己和家庭獲得相當的生活水準,包括足夠的食物、衣著和住房,並能不斷改進生活條件。」,「全民基本收入」即是回應以上個人基本生活需要的實踐方案。

具體實踐操作而言,「全民基本收入」提出多元化的發放資金財政來源,如課徵稅捐、增加貨幣發行量、整合社會福利、節約財政支出、經營公營或社會企業。研究更指出,「全民基本收入」不單能迎合短期工作產業趨勢以及讓無償工作獲得認可,藝能降低貧富差距、提振內需、消除收入標籤、提供就業誘因、改善企業工作環境、整合社會福利政策及減少社會成本等。試想想,若在未來的香港,全民都能有享有基本收入保障,每個人就能獲得一個不被工作綑綁的人生,這不單能促進個人自由,更有助建立穩固社會。

馬太福音25章34-40節:「你們這蒙我父賜福的,可來承受那創世以來為你們所預備的國;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義人就回答說:主啊,我們什麼時候見你餓了,給你吃,渴了,給你喝?什麼時候見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體,給你穿?又什麼時候見你病了,或是在監裡,來看你呢?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新的世界需要新的眼光,「全民基本收入」能否為當下危機提供契機,現在正是需要我們一起思考、討論與實踐的關鍵時刻。就讓我們一起將瘟疫與防控措施所帶來的災難後果,扭轉成為人類文明發展的美好力量,邁步前往烏托邦新局之開端。

39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仍是那個故事──上主的故事

陳家偉先生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主任 各位弟兄姊妹及朋友,深願聖誕的平安、喜樂及關愛常與您們及家人同在。 「寧靜」的聖誕 踏入十二月,聖誕音樂依舊在商場響起。然而,因為疫情,今年的聖誕節比往日平靜得多。對一些基督徒來說,或許寧靜的聖誕節更符合真正聖誕節的意義。昔日的聖誕故事,確實是寧靜,但一點都不浪漫。約瑟帶著將要臨盤的馬利亞,馬不停蹄地回到自己多年未見,甚至可能從未見過的家鄉伯利恆。這明顯是政權

在工作中尋回安身立命之所

湯泳詩博士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總幹事 踏入2021年,一元復始、萬象更新,但我們卻沒有一如既往,感到悠然自得、躊躇滿志。2020年12 月29日香港民意研究所更公布調查結果,顯示香港人的快樂程度斷崖式下降,香港人不快樂程度為59%,創28年新低。香港人不快樂,除了因為長期抗疫疲勞與壓抑社會氛圍外,沉重工作壓力亦為不可忽略之重要因素。香港人以辛勤工作遐邇聞名,即時在颱風吹襲下滿目瘡痍,一眾打工仔女

當別人選擇離開的時候,我們決定重返香港

蒲錦昌牧師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主席 隨著上世紀七十年代末開始,內地的改革開放帶來了香港工業的北移,香港也漸漸變為以金融業丶服務業為主的社會。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下稱工委會)也隨著這個潮流,目光更多的投向經濟起飛的內地,更多關注內地工人的處境和福利,尤其是一些港人在內地開設的工廠所涉及的工業意外和賠償等。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中的「基督教」這個詞語的內涵,也隨著香港工業的北移、香港工人的減少及工委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

Hong Kong Christian Industrial Committee 

香港九龍灣常怡道33號914室

914, 33 Sheung Yee Road, Kowloon Bay, Hong Kong

(852) 2366 5860 

(852) 2815 1739  

info@hkcic.org.hk

關注我們

  • Facebook
  • Instagram
  • YouTube

© 2020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

  • White Facebook Icon
  • White Instagram Icon
  •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