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

將責任推到最弱勢的人身上:為何要票控外傭?

更新日期:2020年11月24日

陳家偉先生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主任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今天 (8月31日)在一電台節目稱,有關在「限聚令」下,檢控違規的外傭。自三月以來,五個月內,共票控了26人。相信這絕大部份是在8月發生的事情,因為8月9日,警方一小時內票控了10人,而據說8月23日,亦票控了10個外傭。

然而,當羅致光表達了上述數字後,有議員認為政府不力,為何票控如此少?某大報亦大肆批評政府檢討不力,「難怪每逢假日仍有大批外傭無視禁令照舊歡聚。」

政府的數字

從數字來看,香港政府就政府限聚令,共發出2948告票,警方發出2943告票,而食環署只發出了5張。從比例來說,外傭26張票控,只佔整體票控0.88%,相對接近38萬外傭,在香港整體人口,接近4.3%,比例確是很少。而且外傭群體確有新冠狀病毒感染個案。

然而,我們應該注意,限聚令的票控絕大部份來自警方,食環署在接近三千宗票控,只有5宗。我們都應該相信,警方大量的票控,主要是社運人士。警方是用限聚令來阻止公眾集會。

政府並沒有說明,其實非因公眾集會而以「限聚令」被票控的,究竟有多少人?外傭佔當中有多少比例?不過, 有些人或許會爭論,就是 「政府部門執法不力,或令外傭誤以為不會遭到檢控」。所以,政府就更要加強票控。

然而,說這話的人,從來不從外傭的角度看看整件事情。當然病毒不看人面,誰都會感染病毒,及散播病毒,要求所有人接受限聚令,有什麼錯了?問題是,當政府實施限聚令,同時是有一定的相應措施。例如,非緊急性的公務員留在家中工作,企業亦有仿效。當然基層的打工仔女,大都要繼續開工。但不管怎樣,他們休假不需到上班的地點,家裡是他們真正休息的地方。

但是,外傭卻不是。她們在香港的家,正是他們工作的地方,他們想休息,就只得「離開家園」。還不要說,不少外傭的「家園」,可能只是一張床位,除了睡覺,平時就只能在傭主家中的飯廳停留。傭主放假留在家,那外傭放假不出外,可以去那裡呢?

有人又會說,政府已多次容忍,真的有外傭傳染個案,不得不做事。所以票控外傭大部份都在8月。但反過來說,既然已是4-5個月的事情,政府應該知道,外傭在香港如此獨特的工作環境,假日不出外聚集,基本是不可能。若然,這是早已預計的事情,那政府可曾為外傭尋找一些方法及地方,在他們需要聚集時,卻又可達致某種社交距離呢?

當然有人說,香港接近38萬名外傭,怎樣處理?其實大家都知道,所有措施都是尋求一種平衡點。政府可會為外傭聚集尋找更多地方及可能的情況,而因應有關情況及措施,票控外傭時,會因應這種措施才會進行?

政府曾經限制食肆全面禁止堂食,第一天就遭到香港人的嚴厲炮轟,大部份傳媒大罵政府「堅離地」。政府當時即刻開放全港社區會堂給人用膳,甚至要求社會福利機構也開放給人用膳。不少教會都主動開放給市民午間用膳。那時候,限聚令已沒有人理會。最後,政府妥協,重開食肆堂食。

從抗疫的角度,食肆沒有堂食,一定比有堂食更有效去減低傳播風險,而且有足夠證據,不少感染都是在大家一同用膳時發生。但政府也必須照顧民情。

政府為外傭做過什麼?

但為何對外傭卻不是這樣?政府明知道,從各方面,外傭都有需要聚集,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開放更多地方,在那裡限制一定人數,而且也易於管理。或許有人說,這不是更鼓勵外傭的聚集?這其實就如限制食肆堂食一樣,在社會一定需要的情況下,惟有給予一定的限制,並使之容易管理。

這對外傭亦然,既然外傭有需要聚集,就在聚集中,加以管制。在這管制中,才加上票控的手段。雖然,任何措施都不可以同時處理香港所有外傭聚集的需要,但當能緩和有關情況,其他措施就可應用。

但政府卻什麼都不做,外傭沒傳染個案,就對外傭的街頭聚集「闊佬懶理」,什麼也不做。當有感染個案,就立即嚴刑峻法。雖知道,票控罰款2千元,差不多是外傭半個月的工資。對外傭而言,這是何等大的事情?

外傭對聚集的需要及有關對傳染病毒的風險,完全是政府可以預期及計算的,但政府卻什麼都不做。現在要票控外傭,就將所有責任推到外傭身上,說他們屢勸不改,政府沒法不票控他們,好像政府一點責任都沒有。

可恨的還有政客及傳媒落井下石,說政府檢控外傭不力,說外傭聚集令到地方污穢。難道香港人聚集不會令地方污穢嗎?這就正是要政府去管理有關事情,這一切都是政府可以預料會發生的事情,但政府完全只手不動。

可嘆8月政府對外傭的票控,傳媒少有報導,就算有導,大都是要求政府更加強執法,少有人問此事政府為外傭做過什麼?難怪國際人權組織多次批評香港對外傭權益的保護越來越惡劣,因為不管是政府或社會,都不認為需要為外傭做什麼。但當有事情發生,就將一切責任推到外傭身上,這是偽善的政府。而社會又少有人為外傭發聲,那他們只能繼續忍受大家「偽善」的指控了。

82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

湯泳詩博士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總幹事 各位朋友,願你們平安。 我所揀選的禁食、不是要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麼?不是要把你的餅,分給飢餓的人?將飄流的窮人,接到你家中?見赤身的,給他衣服遮體?顧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麼?這樣,你的光就必發現如早晨的光,你所得的醫治,要速速發明。你的公義,必在你前面行;耶和華的榮光,必作你的後盾。 以賽亞書58:6-8 香港教會將每

2021年勞動節聯合禱文

耶穌基督是生命之主,更是工作生活之主。適逢2021年勞動節,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會及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聯合呼籲香港教會,以以下禱文為本港勞工多方禱告,求主垂憐。 啟:全能仁慈之主,在2021年香港經濟衰退逆境中,我們為本港勞工及其家庭祈禱。 應:求主垂聽我們的禱告! 啟:請為面對失業及就業不足的勞工家庭祈禱。求主眷顧、安慰與支持失業工友,使他們能渡過難關。亦求主引領有關當局,為勞工階層提供適切與

2021年勞動節聯合聲明

確立失業保障 落實生活工資 將新冠肺炎納入職業病保障 2021年,香港經濟衰退,失業率急升。作為教會勞工團體,我們肯定每一位工友都具有人性尊嚴, 他們的勞苦工作是延續了上主的造化工程, 他們都因著工作對家庭、對社會作出貢獻。 我們應對他們的貢獻和付出, 加以肯定。我們呼籲香港教會與社會各界人士關心前線工人困苦,共同改善勞工權益。 我們呼籲: 確立失業保障 政府應從速開展失業保障制度籌備工作,須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