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

一個瑞士牧師為香港勞工奉獻五十年的故事

更新日期:2020年11月17日

湯泳詩博士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總幹事




一、陸漢思生平

1936年,陸漢思(Hans Lutz)在瑞士伯恩(Bern)出生,並接受教育。陸漢思父親在他小時候便離世,母親是一位十分委身的基督徒。叔叔也是虔誠基督徒,受德國南部敬虔主義影響,陸漢思在他身上學到了自由與祈禱之重要。他自少在教會並不活躍,直至有一天教會發出缺乏傳道的呼籲,他便開始考慮並認定教會對人民很重要,尤其是在瑞士,全民也是基督徒,牧師在社會有很重要的角色與使命。因此,在家庭的薰陶與教會的呼籲下,陸漢思便接受神學教育訓練,在開始時他覺得很納悶,後來卻因為一件事情,讓他的生命發生重大改變。



那一年,陸漢思到了法國,跟隨一位工人牧師一起生活,並在一個工業宣教機構工作。此時,他從了解工人生活中獲得生命啟蒙,開啟其一生事奉志向。1964年神學畢業後,他決定到法國再與工人牧師生活一年。那年,陸漢思在工廠工作,也到教會事奉。這一年對他很重要,他開始思索人生未來路向,於日內瓦當牧師一年後,他致電到巴色會(Basel Mission),表示有興趣參與巴色會的海外宣教工作。巴色會聆聽陸漢思的背景和志趣後,便決定差派他到工業發展如火如荼的香港去,從此,陸漢思便與香港締結不解之緣,成就獨一無二的瑞港友誼。





當時巴色會香港幹事馬恩露牧師給陸漢思很多預備工作,不單派他先到英國參加聖公會大禮拜堂工業宣教的工作,又派他到印度作一個月學習,觀摩印度工業宣教的情況。1968年初,陸漢思到達印度,乘船經過斯理蘭卡、星加坡、曼谷及馬尼拉,每到一個地方,便去接觸該地區的工業宣教工作。陸漢思到達香港時,正是亞洲工業宣教工作的起步階段。當時在亞洲參與工業宣教的同工不多,大家也互相認識,恆常交流,儼如一個亞洲工業宣教同工團契,也促使陸漢思一直以來在亞洲城鄉宣教運動 (Urban Rural Mission) 的參與。

1968年,陸漢思抵達香港後,便立刻全時間委身於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的事奉,亦成為馮煒文及劉千石的最佳拍檔。陸漢思十分強調對勞工法例的重視,早於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初,他便在荃灣開辦勞工法例教育培訓。他又在香港大學跟從終審法院法官李義 (Robert Ribeiro) 學習勞工法例,將學到的知識傳遞給工委會職員,如梁寶霖等,為工委會的勞工法例諮詢、教育與倡議工作,奠下美好基石。在工委會群策群力的推動及爭取下,各種勞工法例得以在香港訂立,如有薪分娩假期、每周一天休息日、遣散費條例以及中央公積金等。

直到二十世紀九十年代,香港工業逐漸北移,工委會遂集中開展中國勞工事務,並創辦香港職工會聯盟,主力負責香港勞工事務,而劉千石亦於其時成為立法會議員,專注推動香港政制發展。1992年,陸漢思已在工委會工作逾24年之久,在工委會轉變之時便毅然卸下職務。及後,陸漢思即接受巴色會之邀擔任巴色會亞洲區總幹事一職,此時他的工作對象從香港工人擴闊至東南亞農民去,他一直也認為教會應更加關注亞洲農民的需要。直到1997年,陸漢思轉到香港基督教協進會擔任執行幹事。直到2002年,他又協助基督教香港崇真會社會服務部,擔任義務總幹事一職。



二、陸漢思與勞工教會

陸漢思在香港積極推動建立「勞工教會」,在勞工教會成立前,工委會工友已成立「工人團契」。「工人團契」除了工友間友誼的建立外,還提升了基督徒對教會及社會的承擔,著重工人身份及工人使命。「工人團契」應工友對教會的疏離感而生,工友感到教會文化偏向中產。上世紀七十年代末,除了工委會有「工人團契」外,當時一些宗派教會也成立「工人團契」,如當時聖公會教友參加工委會勞工教育後,便向主教申請成


立「工人團契」而獲批准,聖公會更有牧師專責牧養「工人團契」,當時香港教會掀起一段勞工福音熱潮,最後慢慢沉寂下來。


1977年,陸漢思在工委會參與創辦「社區教會」,建立「社區教會」是由於「工人團契」結束後他們嘗試為工友尋找合適的教會,最初工友被介紹到一些教會,卻發現很多工友也不能留下來。1980年,工委會設立觀塘「社區教會」,一年後設立西九龍「社區教會」。工委會職員李卓人曾主力參與觀塘「社區教會」發展,他認為「社區教會」的優點就是和工人分享信仰的真摯感情,他最深刻的印象是每年聖誕節大家燃點蠟燭探望工傷工友,將關懷帶到社區去。他們去探望工傷工友、請工傷工友回來「社區教會」參加聚會、在勞工問題上作見証、處理勞資糾紛,並與工友分享信仰。然而,他們強調見証多於傳福音,工委會從不硬銷福音,因此歷年來受洗人數不多。



然而,「社區教會」可貴之處不單是能夠與非基督徒工友對談信仰問題,從工友角度豐富勞工福音的神學反省,從而建立工人神學外,同時,「社區教會」更是一個家,她已不只是工委會的一個工作,「社區教會」更是工友的一個家,亦為工人信仰反省留下重要遺產。

後來,通過江大惠等人的啟發,他認為將教會那套用在「社區教會」上並不適合,便將「社區教會」改名為「勞工教會」。陸漢思十分支持「勞工教會」,他是當時工委會中唯一接受過全時間神學訓練的同工,劉千石若需要任何神學或信仰資源,就會立刻打電話給他。「勞工教會」對陸漢思很重要,因「勞工教會」直接回應他最深信的價值與信仰。馮煒文常常鼓勵他說,人數不是最要緊,最要緊的是工友可以自在地聚集在一起。


三、陸漢思與勞工福音

自從二十世紀六十年代,香港基督教協進會將每年四月最後一個星期日定為「勞工主日」,藉此呼籲香港教會紀念工人和香港工業社會。在七十年代,香港約有一百萬工廠或地盤工人,但是教會和工人卻沒有接觸的機會,只有少數工人參與教會聚會。從1969年起,陸漢思參與每年預備「勞工主日」信息的工作。陸漢思認為可惜的是,在教會看來有些「勞工主日」的信息總是在責罵信徒和教會不關心工人,而導致教會不能明白聖經的多層意義。


這些年來,陸漢思常與工人在一起,在工人的處境中閱讀聖經。他歸納了以下三個深刻反省:首先,上主的話不單向個人宣告,更向群體說話。藍領工人和地盤工人是與眾不同的,而福音就正正向這群身處獨特處境的工人群體說話。此外,上主不單重視屬靈的事情,祂也深深關懷物質的生活。上主的話是酵母,帶給人類實質的生活改變,耶穌基督的工作就將此點表露無遺。最後,上主的話不單為基督徒信仰群體帶來力量,更促使整個世界的更新,與世界息息相關。在面對世上工作的同時,研讀聖經,將會引領工友與信徒們,揭開更多聖經對世界和人類的意義。


這五十年來,陸漢思一直是香港勞工的牧者,一生致力發掘「勞工福音」,又竭力牧養「勞工教會」。2004年,工委會便將其所撰寫的「勞工主日」聖經反省與禱文結集出版為《勞工福音》,視為陸漢思對香港勞工福音的貢獻。


除了委身於香港勞工宣教事務外,陸漢思來港後一直參與巴色會在港建立的崇真會之牧養工作。從參與崇真會在葵涌新區天台學校的葵涌堂起,他從不間斷地協助崇真會荃葵堂、沙田堂、南華莆堂、十四鄉堂及黃宜洲堂的牧養工作,直到現在他仍擔任崇真會元朗堂顧問牧師一職。此外,陸漢思對香港社會之廣泛貢獻不可勝數,從來港不久後他便參與創立荃灣合一社會服務中心、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及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等,到退休後一直領導難民關注網絡及亞洲移民中心(Asian Migrant Centre)的義務工作,可見一斑。 更重要的是,陸漢思在香港勞工宣教事務中從沒離場,在卸下工委會全職崗位後,他便一直擔任執委。從2005年開始,陸漢思更出任工委會執委會主席一職,直到2020年9月為止,持續帶領工委會發展長達十五年之久。屈指一算,一口流利廣東話的瑞士牧師陸漢思已為香港勞工奉獻五十年,勞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

湯泳詩博士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總幹事 各位朋友,願你們平安。 我所揀選的禁食、不是要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麼?不是要把你的餅,分給飢餓的人?將飄流的窮人,接到你家中?見赤身的,給他衣服遮體?顧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麼?這樣,你的光就必發現如早晨的光,你所得的醫治,要速速發明。你的公義,必在你前面行;耶和華的榮光,必作你的後盾。 以賽亞書58:6-8 香港教會將每

2021年勞動節聯合禱文

耶穌基督是生命之主,更是工作生活之主。適逢2021年勞動節,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會及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聯合呼籲香港教會,以以下禱文為本港勞工多方禱告,求主垂憐。 啟:全能仁慈之主,在2021年香港經濟衰退逆境中,我們為本港勞工及其家庭祈禱。 應:求主垂聽我們的禱告! 啟:請為面對失業及就業不足的勞工家庭祈禱。求主眷顧、安慰與支持失業工友,使他們能渡過難關。亦求主引領有關當局,為勞工階層提供適切與

2021年勞動節聯合聲明

確立失業保障 落實生活工資 將新冠肺炎納入職業病保障 2021年,香港經濟衰退,失業率急升。作為教會勞工團體,我們肯定每一位工友都具有人性尊嚴, 他們的勞苦工作是延續了上主的造化工程, 他們都因著工作對家庭、對社會作出貢獻。 我們應對他們的貢獻和付出, 加以肯定。我們呼籲香港教會與社會各界人士關心前線工人困苦,共同改善勞工權益。 我們呼籲: 確立失業保障 政府應從速開展失業保障制度籌備工作,須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