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

清潔工人:為何我們看不到他們?

陳家偉先生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主任





「早晨!」每天早上我到屋苑花園運動時,總會聽到清潔嬸嬸或姐姐的招呼。這成為我一天的開始。


一天的開始

很少人留意這句問候語的意義。對我來說,這問候語不只是禮貌的招呼,而是告訴我,你今天開展的事情,可以順利進行。我要到公園跑步,升降機的清潔及消毒、大堂的清潔、以致行人道上及公園通道上垃圾、枯葉、雀糞,甚至可能貓狗留下的糞便 (屋苑可以飼養寵物)大致都清理好。


這只是我每天早上見到的事情,還有我不會見到的,每一天由早到晚,每家庭的垃圾、屋苑的公眾地方的垃圾、一切人為、動物及大自然帶來的有用沒用的物品、為了環保而分類的固體廢物……等等的東西,都在我不知道,有時也不想知道 (因為實在太污穢了,不想知如何處理,想起也嘔心) 的情況下,已被處理了。我只是快樂地享受那乾淨的環境,在那裡,跟雀鳥、貓狗及鄰舍一起享受美好環境。


一位清潔工曾說:「假如一個人夠幸運的話,也許一輩子也不用找警察協助,也不用消防隊幫忙。但是,他每一日卻需要清潔工人。」[1]


相信大家不會反對這句說話,但是我們到底關心這些我們生活,我們城市不可缺少的人有多少呢?


清潔工的工資最低

根據政府資料,清潔工的收入是全港各工種最低收入的一群,工作8-12小時不等,打風忙碌時就更多,不一定每周有休息日,平均月薪約港幣一萬元,約90%清潔工人是由清潔公司聘請[2]。對政府來說,這好像只是一件事情,調查發表了後,就沒有他們的事情。然而,他們知道這事後,有問為什麼清潔工人的工資長期是最低的,比在餐廳洗碗碟的工人的工資還不如?政府為這些以十萬計的工人會做些什麼?


今年四月,九巴約130名巴士車廂清潔工由九巴員工變成外判商的員工,九巴稱外判商承諾會聘請所有員工,九巴會保障員工的就業機會[3]。九巴好像覺得這安排他們已完成一切責任。但外判之後,發生什麼事呢,那就不是他們關心了。


從不同的調查,外判商員工的薪酬一般都比沒有外判的員工為低。2016年,香港職工會聯盟就當時八所大學的清潔工人的工資作比較,當時只有中文大學是沒有採取清潔工人外判制度,其餘七間大學都是將校園清潔工作外判。明顯地,中文大學清潔工人享有較高的薪酬[4]。事實上,「外判」制度一直是勞工團體批評香港清楚工人低薪的原因。


政府自己帶頭做外判。過去,政府招標評分中,價格分與技術分的比例為七比三,導致外判商為獲標不斷壓縮成本、苛待員工。自2019年4月後,價格分調至五成,才略為緩解這一問題[5]。政府辯解,就工資方面,所有政府的外判商必須給予其非技術工人不低於市場同類工種的平均工資水平,所以,政府外判商的清潔工人享受清潔工種的平均工資水平,或高於水平,而不同政府部門都有就外判商的僱傭問題,設有「扣分制」,保障工人權益[6]


上年十月,政府申訴專員公署就主動調查食環署外判街道潔淨服務發表報告[7]。當中,提到自2019年4月開始,外判標書的價格分與技術分的比例是五比五,直至2020年3月,食環署一共批出14份清潔外判合約,有10份 (71%)並非批給標價最低的投標者。相比起以往約40%的服務合約,並非批給標價最低的投標者,「價低者得」的情況是有改善。這是否工人利益有所增加,報告指因為時間太短,無法作出結論,但公署卻要求政府,應該定期檢視外判商對待工人福利的情況[8]


公署未敢下此定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食環署的「扣分制」並不發生作用。公署發現食環署批出的14份服務合約的中標者,在「過往服務表現」的得分只介乎0至3分(最高為7.5分)。其中,有6份的中標者得3分,有2份的中標者得1.5分,餘下6份得0分,並在該項排名最後,但最終亦成功中標[9]。這固然包括各項表現,但僱傭事項也是一個重要參考指標。食環署選擇外批合約的中標者的情況,無法令公眾相信部門真正關心勞工權益。


勞工團體的批評是有其道理:「政府將清潔服務外判,雖然可以將聘請人手、安排工作、監督檢查等一系列行政程序承包給一家公司,以提升行政效率,但由此衍生的勞工剝削、監督不足、社會不公、同工不同酬等連串問題,卻需由社會整體埋單,如今更要全港共同承受清潔工防護不足所帶來的抗疫風險,實在是本末倒置。」[10]


清潔工是高危的工作

新冠肺炎疫情初期,口罩缺乏,樂施會及其他勞工組織在疫情早期的調查顯示,三成受訪的清潔工人說他們的僱主沒有給予他們口罩,而四成清潔工人,無法每天得到一個口罩更換[11]。申訴專員公署亦注意到這個問題。他們了解政府當時也盡力向外判清潔工人發放口罩,但那時實在困難。不過公署認為政府應該以此為鑑,定期檢視外判前線工人的職業安全和健康的風險,並作出相應應變措施,因為政府有責任督促外判商有保護前線清潔工人的責任[12],而樂施會的報告指出,八成受訪的清潔工人,沒有接受過怎樣在疫情中處理清潔工作的培訓[13]


這只是疫情的問題,但相信大部份的港人不知清潔工作是一種高危的工作。根據美國聯邦勞工統計局(Federal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的資料顯示,清潔工作是全美國最危險的工作之一,每小時的平均傷亡率遠高於警察或者消防員。直至2012年,清潔工作依然在全美國最高危職業排名中名列第四,僅次於伐木工、漁夫和飛機師[14]


清潔工作危險的來源很多,最簡單如搬運時弄傷肌肉,被垃圾擦傷、刺傷、劃傷或撞傷,畢竟你不會知道,那黑色垃圾袋內藏著甚麼。可以是紙張,也可以飲品樽、破損鋁罐、外露釘子、衣架甚至針筒。不經意的身體接觸,足以令清潔工刮傷割傷,以至留下無數疤痕,甚至因此感染病毒。更嚴重的是,在街邊倒垃圾,很可能會被車撞倒,或者被垃圾車輾過。而當把垃圾倒進垃圾車上的壓縮壓板時,壓板壓到硬物,不時把很多物件彈出車外,不管是釘子鞋子還是斷木玻璃,霎時變成致命的武器。另外,高樓大廈垃圾槽成為清潔工人的死亡陷阱,過去11年就有五宗清潔工人誤墮垃圾槽而死亡,令人哀痛[15]


環保協進會於去年1-3月進行調查,31位50-89歲的清潔工人當中,心血管(39%)、小腸功能(32%)及胃功能問題普遍。所有接受評估的清潔工人更同時有骨質問題。工人長時間工作及勞動量大,容易忽略健康飲食及運動習慣。而骨質問題方面,雖然他們每天都有負重工作,但由於動作長期重覆,加上姿勢不正確,不單無助增加骨質密度,反而增加關節勞損[16]


為什麼我們看不見?

清潔工是最低薪,清潔工作是高危工作,大部份香港人都是不知。然而,這些人每天在我們身邊,在我們生活不同角落裡出現,為何這些人看似跟我們很相近,但我們對他們的事情又那麼陌生呢?或許這些人跟他們的工作一樣,都不是我們想見到的。清潔工人主要處理垃圾及污垢,而垃圾及污垢都是我們不想見到。我們只想見到乾淨。坦白地說,若然沒有清潔工人,我們資本主義消費不可能運作。我們到商場購物,需要清潔工人及時清理垃圾,不然我們大型商場怎樣吸引我們消費?


我們只有乾淨的環境,才可以生活。垃圾及污垢是我們不想見的,所以連清潔垃圾及污垢的工人,在我們心裡都不自覺忽略了。


其實我們今天常講環保,固體廢物要分類,但誰為我們做收集、分類及送到回收商的工作,還不是清潔工人?難聽點,我們越環保,清潔工人就更多工作,更忙碌。


「我不知道」可以成為我們忽視清潔工人的苦痛嗎?耶穌講了兩個比喻,其中的人都用「我不知道」作為辯護。太25:36-46山羊及綿羊的比喻,被咒詛的一群辯解,他們沒有看到王受苦而不理。大人物到街上清潔,多有報導,但70多歲婆婆「掃街」,對我們來說卻是「正常」得沒人關注。為何是這樣?


路16:19-31財主與拉撒路的比喻,財主沒有惡待乞丐拉撒路,拉撒路還吃到財主的冷飯菜汁。但財主都跟我們一樣,拉撒路每天在他附近,財主卻沒有看見。財主跟太25:36-46那被咒詛的人,以及我們都是一樣,「我不知道」。清潔工人每天都在我們附近,為何我們會看不見,以致我們忽視他們的苦痛,而說:「我不知道」?


今天,「我不知道」不應再是我們的借口了。



[1] 李宇森:「與哀哭的人同哭 – 清潔工人的悲歌」,2018年1月7日。https://truthseeker922.wordpress.com/picking-up/, 2021年4月30日閱覽。 [2] https://www.censtatd.gov.hk/en/web_table.html?id=28, 2021年4月30日閱覽。 [3] 「九巴約130清潔工下月起正職變外判 九巴:已要求外判商全數聘回」,2021年3月2日。https://www.hk01.com/%E7%A4%BE%E6%9C%83%E6%96%B0%E8%81%9E/593853/%E4%B9%9D%E5%B7%B4%E7%B4%84130%E6%B8%85%E6%BD%94%E5%B7%A5%E4%B8%8B%E6%9C%88%E8%B5%B7%E6%AD%A3%E8%81%B7%E8%AE%8A%E5%A4%96%E5%88%A4-%E4%B9%9D%E5%B7%B4-%E5%B7%B2%E8%A6%81%E6%B1%82%E5%A4%96%E5%88%A4%E5%95%86%E5%85%A8%E6%95%B8%E8%81%98%E5%9B%9E, 2021年4月30日閱覽。 [4] 「大專院校肥上瘦下 薪酬兩極化遠超美國名校 外判保安員養家困難 要求八大校長承諾給予生活工資」2016年2月3日。https://www.hkctu.org.hk/zh-hant/content/%E5%A4%A7%E5%B0%88%E9%99%A2%E6%A0%A1%E8%82%A5%E4%B8%8A%E7%98%A6%E4%B8%8B-%E8%96%AA%E9%85%AC%E5%85%A9%E6%A5%B5%E5%8C%96%E9%81%A0%E8%B6%85%E7%BE%8E%E5%9C%8B%E5%90%8D%E6%A0%A1%E5%A4%96%E5%88%A4%E4%BF%9D%E5%AE%89%E5%93%A1%E9%A4%8A%E5%AE%B6%E5%9B%B0%E9%9B%A3-%E8%A6%81%E6%B1%82%E5%85%AB%E5%A4%A7%E6%A0%A1%E9%95%B7%E6%89%BF%E8%AB%BE%E7%B5%A6%E4%BA%88%E7%94%9F%E6%B4%BB%E5%B7%A5%E8%B3%87, 2021年4月30日閱覽。 [5] 「【香港人累了】清潔工人高風險低保障」,2020年12月28日。https://www.hk01.com/%E5%91%A8%E5%A0%B1/567219/%E9%A6%99%E6%B8%AF%E4%BA%BA%E7%B4%AF%E4%BA%86-%E6%B8%85%E6%BD%94%E5%B7%A5%E4%BA%BA%E9%AB%98%E9%A2%A8%E9%9A%AA%E4%BD%8E%E4%BF%9D%E9%9A%9C, 2021年4月30日閱覽。 [6]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4/22/P2020042200572.htm, 2020年4月22日。2021年4月30日閱覽。 [7] 香港申訴專員公署:《主動調查報告:食物環境衞生署對外判街道潔淨服務的監管》,2020年10月29日。 [8] 同上書,頁3-4。 [9] 同上書,頁5。 [10]「【香港人累了】清潔工人高風險低保障」,2020年12月28日。 [11] 樂施會等團體:《外判清潔工人在肺炎疫情下的工作處境問卷調查》,2020年 2月,頁3。 [12] 香港申訴專員公署:《主動調查報告:食物環境衞生署對外判街道潔淨服務的監管》,頁8。 [13] 樂施會等團體:《外判清潔工人在肺炎疫情下的工作處境問卷調查》,頁4。 [14] 李宇森:「與哀哭的人同哭 – 清潔工人的悲歌」,2018年1月7日。 [15] 『奪命垃圾槽:11年內5意外 「殺人政策」是這樣釀成的』,2021年2月6日。https://www.hk01.com/周報/584250/奪命垃圾槽-11年內5意外-殺人政策-是這樣釀成的, 2021年4月30日閱覽。 [16] 「疫情下清潔工人工作量倍增 環保協進會籲關注工作健康」,2021年4月27日。https://www.hk01.com/%E7%A4%BE%E6%9C%83%E6%96%B0%E8%81%9E/617616/%E7%96%AB%E6%83%85%E4%B8%8B%E6%B8%85%E6%BD%94%E5%B7%A5%E4%BA%BA%E5%B7%A5%E4%BD%9C%E9%87%8F%E5%80%8D%E5%A2%9E-%E7%92%B0%E4%BF%9D%E5%8D%94%E9%80%B2%E6%9C%83%E7%B1%B2%E9%97%9C%E6%B3%A8%E5%B7%A5%E4%BD%9C%E5%81%A5%E5%BA%B7, 2021年4月30日閱覽。

17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

湯泳詩博士 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總幹事 各位朋友,願你們平安。 我所揀選的禁食、不是要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麼?不是要把你的餅,分給飢餓的人?將飄流的窮人,接到你家中?見赤身的,給他衣服遮體?顧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麼?這樣,你的光就必發現如早晨的光,你所得的醫治,要速速發明。你的公義,必在你前面行;耶和華的榮光,必作你的後盾。 以賽亞書58:6-8 香港教會將每